联系我们

地 址:广东省东莞樟木头兴朗村工业园
技术售后:13583683797
Q Q:568987551
电 话:0758-62589871
传 真:0758-59875621
邮 箱:秒速赛车@admin.com
网 址:www.paxnfo.com
舞台音响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舞台音响 >

后者觉得他很有天分:“当时Jami问我是做什么的

时间:2019-04-20 21:27 作者:admin 点击:

  一个小小的舞台,一幅猩红色幕布,一把麦克风,再打上一束追光灯,一个普通人登上台,就俨然成了一个脱口秀巨星,轻摇“三寸不烂之舌”,用幽默和智慧将观众们逗得前仰后合。

  这就是被称为内地第一脱口秀团队的“外卖脱口秀”每周举行的“开放麦”训练。白天奔忙于工作中的普通白领、销售人员、工程师,晚上都可以到这里过一把嘴瘾,抖包袱、讲段子、自我调侃、互开玩笑,开心地大笑一场。而“外卖脱口秀”团队的成员们,更是从这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小写字间里出发,走上了深圳大剧院这样的大舞台,寻找自己通向脱口秀巨匠的道路。

  “很多人都想不到,在深圳本土能出国内一流的文艺团体,尤其是脱口秀这个大家都不太熟悉的领域。”“外卖脱口秀”的核心组织者之一阿毛告诉记者。

  阿毛有足够的底气发出这样的评论。虽然“外卖脱口秀”团体成立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年,但它已经建立了足够的江湖地位。作为来自纽约的“TakeOutComedy”在内地的唯一分支合作机构,“外卖脱口秀”是内地的第一个脱口秀俱乐部,“也是全球第一家普通话脱口秀团体”,阿毛说。在这个俱乐部中,除了每周四晚固定的俱乐部活动——脱口秀培训之外,他们的商业演出也已经走上正轨,自从2009年7月开始登陆小剧场之后,就没有中断过商演。今年1月,“外卖脱口秀”更是首次登上大剧院,并连续三个月在大剧院进行了专场演出,获得了几近爆满的上座率和无数热烈的掌声。

  “外卖脱口秀”的出现纯粹出于几个深圳年轻人的一股热情。两年前的阿毛是一名普通销售员,他的大学同学Kevin则是一名工程师,当时,Kevin一次客串主持的演出被美籍华人Jami,也就是“TakeOutComedy”的创始人看到,后者觉得他很有天分:“当时Jami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工程师。Jami说工程师无聊得很,我应该去做脱口秀,脱口秀是最有趣的职业。”Kevin说,经过专家的鼓励,他们几个脱口秀爱好者开始着手创立这个脱口秀社团,一步一步发展壮大,到今天走向深圳大剧院的舞台。

  每周四的晚上是俱乐部会员们的训练夜。这个晚上,阿毛他们会把白天办公的桌子撤去,打开折叠椅,关掉大灯,打开追光灯,将办公室布置成一个微型剧场。核心演员们会试讲最新创作的段子,与大家一起润色、修改。而一些慕名而来的业余爱好者们也纷纷踊跃上台,一试身手,在其他高手的指引下过把嘴瘾。

  “很多初学者没有经验,很难驾驭脱口秀的技巧,这时候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反馈和引导。”也so是俱乐部的“头牌演员”,他已经有丰富的培训经验:“每个人都有亮点,要么声音很好听,要么长得很搞笑,要么什么亮点都没有还敢上来讲,这种非凡的勇气也是一个亮点。将这些亮点挖掘出来并且放大,就可以形成有自己特色的脱口秀表演。”

  虽然拥有业界很高的口碑,也有了市场几次成功的试验,甚至在百度百科还能找到他们的词条,但“外卖脱口秀”事实上仍是一个圈子的集会,一帮小众的爱好,。

  “当时觉得这个市场有很大的潜力可挖,不过现在这个潜力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阿毛是剧团的经营者,他为记者算了一笔演出账,在剧场的一场演出,在节约了各种成本之后,每场大概能盈余的数额是一万元以下,而演员们还都是免费出演的。

  不过对于这群年轻人而言,这并不重要。“其实并没有想要挣很多钱,就是想把这个坚持做下去。”阿毛告诉记者。“重要的是能让大家笑出来,把快乐传递出去。”

  每周四的晚上是俱乐部会员们的训练夜。这个晚上,阿毛他们会把白天办公的桌子撤去,打开折叠椅,关掉大灯,打开追光灯,将办公室布置成一个微型剧场。核心演员们会试讲最新创作的段子,与大家一起润色、修改。而一些慕名而来的业余爱好者们也纷纷踊跃上台,一试身手,在其他高手的指引下过把嘴瘾。

  “很多初学者没有经验,很难驾驭脱口秀的技巧,这时候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反馈和引导。”也so是俱乐部的“头牌演员”,他已经有丰富的培训经验:“每个人都有亮点,要么声音很好听,要么长得很搞笑,要么什么亮点都没有还敢上来讲,这种非凡的勇气也是一个亮点。将这些亮点挖掘出来并且放大,就可以形成有自己特色的脱口秀表演。”

  虽然拥有业界很高的口碑,也有了市场几次成功的试验,甚至在百度百科还能找到他们的词条,但“外卖脱口秀”事实上仍是一个圈子的集会,一帮小众的爱好,。

  “当时觉得这个市场有很大的潜力可挖,不过现在这个潜力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阿毛是剧团的经营者,他为记者算了一笔演出账,在剧场的一场演出,在节约了各种成本之后,每场大概能盈余的数额是一万元以下,而演员们还都是免费出演的。

  不过对于这群年轻人而言,这并不重要。“其实并没有想要挣很多钱,就是想把这个坚持做下去。”阿毛告诉记者。“重要的是能让大家笑出来,把快乐传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