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 址:广东省东莞樟木头兴朗村工业园
技术售后:13583683797
Q Q:568987551
电 话:0758-62589871
传 真:0758-59875621
邮 箱:秒速赛车@admin.com
网 址:www.paxnfo.com
舞台灯光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舞台灯光 >

陶身体剧场将携新作数位系列《8》《9》再次登上

时间:2018-12-26 04:26 作者:admin 点击:

  (荷兰舞蹈剧场)被欧洲媒体称作“舞蹈世界的七大奇迹之一”。特别是前任艺术总监依日·基利安在任期间,他将古典芭蕾舞者的身体条件、现代舞的思维观念融会贯通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业界更是将他开始独立执掌NDT的1977年公认为“当代芭蕾”的起始时间。

  熟悉NDT的人都知道,舞团除了基利安的作品外,最令人关注的便是保罗·莱特富特和索尔·莱昂这对夫妻档的作品。近30年来两人几乎所有作品均是和对方合作完成,自2002年起成为荷兰舞蹈剧场的驻团编舞,一起创作了五十多部作品,即便经历了婚姻的解体也没能打破这个创作组合。他们曾共同获得许多权威奖项,如伯努瓦舞蹈大奖和《纽约先驱报》大天使奖。2011年,莱特富特被任命为NDT艺术总监,次年索尔·莱昂成为艺术顾问,继续带领这支舞蹈“天团”走向新的纪元。

  索尔·莱昂和保罗·莱特富特以二人组形式为荷兰舞蹈剧场进行编舞创作,至今已超过26年。次来,这对夫妻档将带来三个原创作品。受到中国典籍《易经》启发的《藏身之处》;全作没有任何音乐,极具个性的《按下快门》;以及获得荷兰舞蹈界最高奖项“天鹅奖”年度最佳舞蹈制作的作品《心之所往》。除了莱特富特与莱昂这对老搭档的作品,此次NDT访华还特别为中国观众带来了两位特约编舞家的新作,分别是创作于2015年的《挥别》和创作于2016年的《盲目的爱》,让观众领略NDT的当代前沿风采。

  如果说看古典芭蕾的眼泪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看巴兰钦的舞蹈的眼泪是从心里流出来的,那么观看荷兰舞蹈剧场的演出,人们的眼泪则是从每一个细胞里流出来的。

  以极简的方式展现肢体背后深邃的情感世界,动作不仅成就了动作本身,还完成了极好的故事叙述。我想这才是舞作的最高境界!

  保罗·莱特富特毕业于英国伦敦的皇家芭蕾舞学校。在加入荷兰舞蹈剧场二团两年后升入一团,担任舞者直至2008年。当莱特富特还是一名舞者时,就开始尝试编舞,并与索尔·里昂一起为荷兰舞蹈剧场创作了许多作品。莱福德自2011年起担任舞团艺术总监一职。

  1987年,索尔·莱昂自马德里国家芭蕾舞学院毕业之后便加入荷兰舞蹈剧场二团。两年后,她进入荷兰舞蹈剧场I团,并参演伊日·基里安、汉斯·范·曼恩、马茨·埃克和欧汉·纳哈林等舞蹈大师的杰作。2003年,她告别舞者身份,全身心地投入编舞事业。她自2012年起担任荷兰舞蹈剧场的艺术顾问。

  克丽丝特尔·派特是一名优秀的舞蹈家,同时也是享誉世界的编舞家。1990年,她首次以一名编舞家的身份亮相于世界,至今为止她创作出的优秀舞蹈作品超过50部,合作过的世界顶级舞团包括“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法兰克福芭蕾舞团”“瑞典卡尔伯格芭蕾舞团”等。2002年,克丽丝特尔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创建了自己的舞团,并巡演于加拿大及世界各地。

  马尔科·格克(德国) 如今是舞蹈界炙手可热的编舞家之一。 近十年来, 他编创出的优秀舞蹈作品超过40部。2000年对于马尔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人生中的第一部舞蹈作品创作并首演于此年,从此 马尔科正式迈入了编舞家的生涯。2014年,马尔科 正式成为 NDT 的特约编舞家。马尔科合作过的世界顶级舞蹈剧院包括:荷兰舞蹈剧场,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蒙特卡洛芭蕾舞团,汉堡芭蕾舞团,西雅图太平洋西北芭蕾舞团,挪威国家芭蕾舞团,德国莱比锡芭蕾舞团和瑞士的苏黎世芭蕾舞团等等。

  以《心之所往》为题的现代舞集将在三天时间内分别上演5个作品。作为世界最顶级的当代芭蕾舞团,荷兰舞蹈剧场早已成为前卫、先锋与高水准的代名词。

  此次在艺术总监保罗·莱特富特的率领下,荷兰舞蹈剧场将再度展现其惊人的艺术张力和深刻内涵。

  2017年11月2日至5日,林怀民创作舞作《稻禾》将亮相2017国家大剧院舞蹈节。

  我有‘稻米情节’。七零年代的《薪传》徒手‘插秧’。九零年代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场。远兜远转,云门四十岁,我竟然又回到稻田。”

  《稻禾》灵敏地融合了人与大自然,东方与西方,死亡与复活,极端感人,是林怀民自成一格的大地之歌。

  林怀民舞作与云门的演出风格独特非凡,他们总能打破西方人对舞台时间的期待。他缓缓建构舞姿,细密展开舞句,舞作彷佛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进行。舞者对身体的高度掌控,有如超人。

  台东池上是《稻禾》的发源地,池上气魄万千的稻浪与居民坚定的环保意识,深深撼动了林怀民。他带着舞者远赴池上,跟农友一起挥汗收割稻米,为新作暖身,也把《稻禾》的预演搬到池上田间,让舞者在绵延的金黄稻穗环抱中起舞。

  林怀民说,种田的故事池上的朋友已经说得很好,《稻禾》不走写实路线。他以泥土,花粉,榖实,风,水,火这些自然界的因素为题起舞,诉说稻米的生命周期,也委婉喻示人生。

  辽远而稳定的台湾客家古调,西方歌剧高昂的咏叹调,池上在地录制的稻浪风涛,雷鸣雨声,共同成就了《稻禾》的音乐环境。影像设计王奕盛以两年的时间,多次到池上驻点,记录一方稻田的生命周期,将这些美丽非凡的影像以全景和特写交织投射在天幕与地板上,营造出夺人魂魄的舞蹈空间。而云门舞者仍旧以多年修习的内家拳与太极导引的身法呈现当代舞步,以对自己身体的高度掌控,来诉说人与自然的紧密关联。

  2017年11月3日至4日,陶身体剧场将携新作数位系列《8》《9》再次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我的数位系列作品始终把身体作为艺术发现的唯一通道,抽离了叙事的、情感的创作途径,通过对身体极限充分理性的认识和分析、让身体在重复而充满限制的运动过程中释放出生命力,提炼出独特的身体美学和身体训练系统。

  陶身体剧场作《8》,是舞团创始人、编舞陶冶“直线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承接着《6》《7》,这部作品延续了他数位系列的创作思路,通过挖掘运动逻辑、重复叠加过程,从而呈现出身体的美学,探索在限制中产生的可能性。

  这部作品与同系列其他作品的不同之处,除了再增加了一名舞者,使得整个舞链的包容度因为体量的增加而进一步打开。从观众的正面视角出发,此作品删减掉了舞者从头到脚的肢体全貌,而只留给观众身体躯干的聚焦。在8位舞者如移动雕塑般丘峦起伏的流畅舞动中,人在用自我的脊梁突破平面的障碍,用身体展现微缩的变迁。

  最新作品《9》此次在国家大剧院是世界首演。《9》将脱离过往作品里一元、二元的表达方式,在视觉上呈现一种包罗万象又无以名状的多元关系,从而通过视觉的观看,让观者去在乱象中还原自我独立的发现与建构其中的关联。

  《9》相对已完成的数位系列作品来说无疑是身体语汇上的释放,但终将抵达观念上的归拢。既要从已经总结的系统(圆运动系统)中找到线索呈现出一个更丰富的景观,又要把身体的关联从系统中分离、重构,成为九个舞者个体运动过程中自我的语汇,并通过空间中关系的表达,形成一种密码式的连结。

  此前,2017国家大剧院舞蹈节走出去活动:陶身体剧场圆运动体系展演,不仅为观众展现了多年来陶身体内部训练的技术组合,也为《9》在国家大剧院的世界首演提前预热。

  阿岱舞蹈团是意大利最重要的舞蹈创作及表演团体,而且是在独立于歌剧院系统之外的第一个永久性的舞蹈团体。阿岱舞蹈团创建于1979年,第一任艺术总监是阿梅德欧·阿摩迪奥。在他任内近20年当中(到1996年),舞团积累了大量剧目,其中除了由阿莫迪奥编舞的作品外,还有最重要的国际编舞艺术家戈兰·泰特利、阿尔文·艾利、卢辛达·查尔斯等大师的作品。

  1991年,阿岱舞蹈团成为隶属“大区舞蹈中心”的团体,致力于舞蹈创作,以国际性的前瞻眼光从事包括剧目制作、推广、传播、培训、学习和研究等功能,在定期舞蹈季中发表演出。1996年,费德里科·格里利担任协会舞蹈团的总裁兼团长,在他的领导下,于2001年更名为舞蹈中心,开始扩展视野,面向意大利、欧洲及全球地区。

  这部作品由舞团的年轻舞者兼编舞菲利普·克拉茨创作,受歌德《水上灵魂之歌》一诗启发,诗中的灵魂与命运在水面薄雾中交织,同时也是在讲述悲剧。舞者的肢体动作与音乐的强弱变化产生共鸣,好似潺潺流水的低诉,暗示着对人类命运的永恒争论。

  《对立》在六月米兰的演出非常成功,在评论家与观众中反响颇佳。这部作品由近年来当代编舞领域最炙手可热的编舞大师安多尼斯·弗尼亚达基斯受阿岱现代舞团委约编创。编舞为舞者们裁剪选配巴洛克音乐和当代音乐,有评论家盛赞称,“这场演出有一种强烈、原始的味道,徘徊于缅怀昔日之美好与当今的现实之中,焦躁、不安而激烈。”(卡尔梅洛·扎帕拉塔)

  在我们寻找人生意义的旅途中失去参照物时,未知和迷惑向我们席卷而来,使我们失去方向,而时过境迁,便无路可归。此时,孤独和困惑以各种形式在我们身边张牙舞爪。其间,还夹杂着讽刺和戏剧性,轻率和绝望。面对棘手的身份危机,对何去何从的探寻成为一种生存常态。“我想,如果能抓住即使一点点的线索,也许我就能得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