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 址:广东省东莞樟木头兴朗村工业园
技术售后:13583683797
Q Q:568987551
电 话:0758-62589871
传 真:0758-59875621
邮 箱:秒速赛车@admin.com
网 址:www.paxnfo.com
舞台展示当前位置:主页 > 舞台展示 >

我们又能说些什么呢? 看我们这样

时间:2019-07-04 18:36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报到地点在北京丰台区和房山区交界处的西营路口里面的海军92117部队“蓝色港湾”招待所。在“前门”站乘646路公交车可到西营路口,约1个半小时,可这天大家都坐了3到4个小时。 到招待所报到后,大赛组委会通知与赛人员晚上八点钟在招待所三楼会议室开会。 晚八点十分左右,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金勇宣布开会,自我介绍说是本次大赛的导演。然后开始介绍本次选拔赛(也叫“复赛”)的评委和比赛流程、规则和评分标准等相关事宜。 明天,1月27日我们进行30晋10的复赛,28日和29日对晋级的决赛选手进行相关的培训,1月30日进行总决赛,总决赛现场将在除夕下午(2月6日)15:30分中国教育电视台1套播出,欢迎大家准时收看! 选拔赛的评委有:曹灿(北京朗诵协会会长)、张家兴、于鸿、詹泽(配音演员)、郭志坚(央视播音员)。 决赛的评委有:曹灿、卢景超、薛忠瑞(索额图扮演者)、方明、林如、鲍国安。 比赛流程为:一分钟自我介绍+自选篇目诵读+指定篇目诵读。考查选手的语音面貌,就是普通话,还有体态语,整体效果。声音的美感度也很重要。选手要注意朗诵的节奏。上台时先缓和气息,最好给评委一个微笑,评委是很想看到大家的微笑的。自我介绍时介绍姓名,来自哪儿,爱好等有效信息。着装不要太花哨。 比赛的评分标准为:体态语20%,普通线%。 大家的自选篇目不要超过2分钟,指定篇目不超过2分钟,自我介绍1分钟,一个人的时间不超过5分钟。 下面一片哗然:“网上通知的不是1分到1分半吗?我们都是按这个准备的,怎么到这又变成2分钟了?”“时间不一样,我们选手怎么比赛啊?”…… 一番激烈的争论后,金导说:“好好好,就按通知的,不超过1分半。大家还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 “咱们比赛是不是分组别?我们的选手才十岁,和40岁的叔叔们怎么比啊?” “我们比赛不分组别,这个大家不要担心,我们评委会按照每个选手的年龄来打分的,就是看你这个年龄应该表现到什么程度,不会统一要求的,所以小朋友们尽可以自由表演,不要担心。” “我才八岁,不会写钢笔字啊!”“我才十岁,也不会写钢笔字啊!” “小朋友,没关系,你觉得什么笔好就用什么笔,我们评委也会按照年龄来打分的。” 大的异议没有了,小的声音却还存在:“这怎么打分?一会儿小孩,一会儿大人,这标准怎么把握?”“不分组别,大家一块上,哪有这么比赛的?” 这时,会议室门口来了几位年轻的女士。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本次比赛的导演夏欢欢,这位是导演江某,这位是总导演。下面由这几位导演给大家介绍一下比赛情况。” 江导:“我们刚刚忙完了教育部的一个晚会,就赶过来了,让大家久等了,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明天的比赛是这样的,我们先进行普通话的比赛,就是读字、词、句。咱们这里有参加过普通话测试的吗?” “我们孩子才十岁,哪有普通话测试?”“教育部的文件上也没有普通话测试啊?怎么到这又有普通话测试?” “因为我们这次比赛是全国推广普通话的一个眼神,这也是教育部的想法。”江导解释道。 “规则怎么说改就改?文件都发下来了,就得按文件上的做。”“你考什么都行,但得提前通知我们。”…… “好好好,这样,我们举手表决一下,有多少不同意的?” 除了没来报到的三位北京选手外,在北京、天津、山西、辽宁、江苏、福建、江西、山东、甘肃九个省市中,我和徐可(我的队友,辽师音乐系大三学生)没有举手,其它省市的选手和带队几乎都举了手。 江导见状,只好伸出右手,做了个优美的V:“好了,这局你们赢了!咱们就不比普通话了!” 场下一片热烈的掌声…… 江导满面笑容地说:“我们明天先进行钢笔字的比赛,然后比赛正式开始,第一轮是自我介绍和自选篇目,第二轮是指定篇目和才艺展示的比赛。” “我们选手才艺展示要换服装,怎么办?”“把指定篇目和才艺展示分开,时间就够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畅所欲言。 总导演说话了:“我们就分三轮比赛,一会儿抽取比赛顺序号,明天比赛时抽取指定篇目。” “大点儿声,听不见。”后面的大姐声如洪钟。 “不是我声音不够大,是你们不够安静。”总导演从容自若中带着几分锐气,却音量依旧。 有几个大哥大姐忍不住了,“都别说话了!”“安静点儿!” 总导演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突然,有国家语委的工作人员把几个导演叫到了一边耳语了几句。 “噢,大家听好了,一会儿抽取的是比赛顺序号和指定篇目。”江导用其较有魅力的声音强调到。“我们明天11点钟集合,11点半吃午餐,12点钟出发,1点钟左右到中戏小剧场,下午2点开始比赛。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现在开始抽签。” 大家一拥而上,场面有些混乱。见此情景,几个导演急忙开始组织秩序:“大家不要急,我们一个一个来,叫到哪儿哪儿的选手来。北京……” 接下来还算顺利。我是最后一号--27号,高碧晗2号,徐可17号。比赛顺序号和篇目都登记好之后,国家语委的郝主任宣布:“选手可以回去准备了,各省市的领队留一下,我们开个会。” 大约有40分钟,省语委的高主任回来了,把我们三位选手叫到她的房间,向我们传达了刚才的会议精神:“为了照顾各省的情绪,国家语委决定保证每个省都有一位选手进决赛,也就是每个省的三个选手里面分数最高的进决赛。还有一个名额,就是剩下的里面分数最高的。这样我们还有机会。” 我们默然。面对这样一个认真负责和蔼可亲的老领导,她在传达上面的决定,我们又能说些什么呢? 看我们这样,高主任接着说,“不管谁进去了,都是代表我们省的,尽量往前吧!下面咱们练一遍?”